王忠平、陈和午、张永敢:探索创新“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志愿服务新模式
浏览数:85

摘要:本文通过提出“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志愿服务模式的理论分析框架,以北京市朝阳区建外街道为例,阐述了“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志愿服务新模式以夯实阵地建设、加强组织载体、优化机制流程、强化活动落地等重要方式,有效调动了企业、社会组织、社区三方联动,以更好的实现资源整合和共享,有效解决年轻人、企业白领动员不力的问题,进一步促进了社会治理创新。

关键词: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志愿服务;社区治理;建外街道

一、问题的提出

社区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础环节,社区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本前提。近年来,为进一步加强社区治理,民政部提出要以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三社联动”为主题主线,深化社会体制改革和社区治理创新。

“三社联动”在社会动员和社区治理过程中,涌现出一大批新经验新成果,但是也要清楚的看到,在社会化动员尤其是年轻人、企业白领的社会动员方面,“三社联动”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当前,志愿服务作为社会治理创新的有效手段,受到国家社会越来越多的重视,中央深改组今年两次专题审议通过志愿服务的文件,使志愿服务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推动社会事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众泽益志愿服务中心在多年的志愿服务支持与咨询过程中,发现企业志愿服务是推动社会治理创新的重要方式,但目前企业在参与社会治理方面的作用明显发挥不够,社会组织也没有做好企业与社区之间的有效连接,因此,我们结合和众泽益的优势,以志愿服务与社会创新研究体系为立足点,创新性的提出了“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志愿服务新模式,促进三方有效联动,以更好的实现资源整合和共享,有效解决年轻人、企业白领动员不力的问题,加强社会治理建设。

二、理论基础:一个分析框架

构建社区共治模式是解决城市社区政府管理“失灵”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是当前中国城市社区治理模式的必然选择。开展志愿服务,是促进社会动员和创新社会治理的有效途径,对于形成党政领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治理格局具有重要作用。社会治理的主体是多元的,除了政府外,还包括企业组织、社会组织和社区等,但在社会建设进程中,社区、社会组织发挥的作用不断增大,而企业参与的明显不够。

在中国志愿服务快速发展的同时,企业志愿服务作为志愿服务领域一支快速增长的力量,也获得了重视和支持。“企业志愿服务”或称“员工志愿服务”,指的是由企业提供资助和项目支持,鼓励并允许员工参加社区志愿服务活动。波士顿学院企业公民中心将其定义为是:“企业组织员工利用时间、资源、技能为社区提供非盈利、无偿、非商业的福利性服务”。这种服务的具体内容非常广泛,有可能是给盲人讲电影,也可能是关怀孤儿与孤寡老人;有可能是献血,也可能是植树;有可能是到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学,也可能是到边远地区进行支教等等。企业志愿服务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志愿者数量的急剧增加,志愿服务一般可分为以下三种类型,基础志愿服务、技能志愿服务和专业志愿服务。企业志愿者相对而言,具备更专业的技能和资源,可贡献更大的社会价值。

“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志愿服务新模式,旨在整合资源,为政府部门、社会组织、企业和社区对志愿服务与社会创新的系列服务需求寻求解决方案。“企业+社区+社会组织”模式,不仅可以发挥企业志愿服务的力量,而且可以推动企业成为中国社区创新治理的重要力量。企业、社会组织、社区三方实现有效联动,它们之间的关系如图所示:

 

从社区来讲,作为志愿服务项目落地生根的一方,以满足居民多样化需求为目的,可以为项目的开展提供必要的实体阵地,为社会组织开展志愿服务项目提供必要的资源,为企业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必要的保障,确保志愿服务项目能够如期进行。

从社会组织来讲,作为志愿服务项目的策划方和组织方,需要发挥专业性,为社区的需求提供必要的解决方案,并且为企业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提供必要的培训、督导、评估,确保志愿服务项目能够按照预期目标来进行。

从企业来讲,企业志愿者作为志愿服务的提供方,结合企业特点,可以发挥自身的专业优势,为项目开展提供智力和时间服务,同时企业志愿者也可以从自身角度为社会组织提供一定的支持,保证项目能够顺利开展。

在“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志愿服务新模式创新的具体工作实践中,结合志愿服务中心实体阵地的建设,我们形成了一套标准化的运作机制和流程,使得整个模式的运转更加顺畅,具体如下图:



三、主要做法及实践应用

1、夯实阵地建设,筑牢“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基础

志愿服务实体阵地的建设,可以为企业、社会组织和社区的资源对接和志愿活动开展提供了落地服务。例如,在朝阳区建外街道,围绕“一中心两空间”(建外街道社会动员中心、北郎东社区公益空间和永东社区公益空间)建设,和众泽益2014年推动成立了建外街道北郎东社区公益空间,这是朝阳区第一家社区公益空间,并于2015年推动成立了建外地区社会动员中心。建外地区社会动员中心在区域化党建引领下,搭建企业、政府、社区之间的志愿服务的对接平台,明确了社会组织孵化及管理平台、企业志愿者组织孵化及管理、社会领域众创中心、社会领域党建创新平台四大功能,通过“六进”行动,即社会动员触角进社区、进企业、进家庭、进(社会)组织、进学校、进网络,破解年轻人、企业等社会动员难题,为辖区内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社区自组织,居住、工作和学生的群众参与社区服务搭建平台,带动更多社会资源参与社区治理,使居民可以享受到更多元和优质的社会服务。

2、加强组织载体,壮大“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力量

发挥专业化社会组织的力量,搭建社会组织/企业志愿服务组织孵化管理平台,一方面,挖掘和动员社区志愿者领袖,培养社区志愿者组织,引导居民以组织化方式参与社区建设,激发社区活力,解决社区实际问题,增强社区自治功能,促进社区和谐;另一方面,以注重动员企业力量为抓手,顺应“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发展趋势,孵化培育企业志愿者组织,以社区需求为导向,为企业白领提供社会领域的创新平台,营造企业白领参与的社区创新氛围。例如,在朝阳区建外街道,和众泽益推动成立了建外街道社会组织联合会,旨在统筹整合地区社会组织资源,加强社会组织的培育发展和规范管理,引导和促进社会组织健康发展,密切社会组织之间的联系和信息交流,促进地区社会组织的能力提升。目前,已经挖掘和培育超过30个社区公益项目或组织,引入外部社会组织超过10个。在通州区北苑街道,和众泽益推动成立了北苑街道非公志愿服务联盟,旨在加强合作,增加合力,实现资源共享、互帮互助,推进非公志愿服务组织建立和交流、队伍培育、项目实施和阵地建设,针对性地开展专业化、规范化、个性化的服务,深化非公领域的“双向积分”——服务累积分、积分享服务,将非公党员/志愿者参与社区服务情况进行了具体的积分量化,以“尊重自愿、鼓励奉献、量力而行”为出发点,强化社会领域党建,推动地区志愿服务常态化发展。目前推动的非公企业包括四美国际、中保伟业、七夕集团等40多家企业。

3、优化机制流程,构建“企业+社区+社会组织”保障

根据社区实际需求,建立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机制,实行信息共享、项目联营、服务联手,帮助解决困难,协调社会关系,推进社区治理。“企业+社区+社会组织”联动机制的优化建设,有利于发挥专业化组织的作用,促进社区与企业的双向互动,使社区更好地服务企业白领,企业白领有效反哺社区,从而促进企业、社会组织和社区三方的有效联动,克服志愿服务工作开展的盲目性、随意性,提高工作效率,使街道志愿服务工作走上规范化、制度化轨道,让志愿服务更专业。例如,在朝阳区建外街道,和众泽益通过需求调研,深入了解社区的志愿服务实际需求,辖区企业志愿者和社会爱心单位对志愿服务的认识,在此基础上整体规划,以街道志愿服务实体阵地和组织载体为依托,加强志愿服务机制建设,立足常态化工作,从志愿服务的供需对接、社会组织孵化培育、项目化运作、回馈激励、培训等方面进一步优化完善机制,设计一套标准化的运作机制流程,形成了志愿服务管理工具包,确保了“企业+社区+社会组织”模式的有效运行,保障了志愿服务的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

4、强化活动落地,充实“企业+社区+社会组织”内容

围绕辖区居民、白领、老人、儿童、特殊群体等的需求,组织策划环保类、文化类、兴趣类、助老助残类、职业指导类等志愿服务活动,实现志愿服务活动的常态化和品牌化。例如,围绕建外街道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年度重点工作,和众泽益通过调研建外街道的8个社区,围绕白领和居民需求,提出以“爱在建外”为主题,结合建外街道地处CBD区域的优势,以“乐、善、志、行”为重点,组织策划实施品牌性大型志愿服务活动和开展常态化志愿服务活动。和众泽益先后组织策划实施了“一千零一个愿望”、“爱在后备箱”、“红V训练营”、“白领驿站”等志愿服务项目,落地社区开展志愿服务活动,共同建设美好社区,有效带动和营造街道志愿服务文化氛围。目前,和众泽益已成功对接强生公司、拜耳公司、迪斯尼公司、盛京银行、辉瑞公司、波音公司等超过20家企业的1000多名志愿者在建外街道开展社区服务,志愿服务超过3000小时。


参考文献:

[1]北京志愿服务发展研究会:《中国志愿服务大辞典》,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4版。

[2]王忠平等:2015中国社会组织志愿服务调查报告,和众泽益志愿服务中心,2016年2月25日。

[3]和众泽益志愿服务中心:2016中国企业志愿服务十大趋势,公益服务网,2016年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