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金秀 | 遇见HCVC,遇见更好的自己
浏览数:28


和众泽益广州办公室副主任 钟金秀

我从2006年开始就接触公益。工作之后,公益一直都是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公益机构、公益媒体、公益项目我都会出谋划策,社会事务几乎是我最重要的“兼职”(不同的是这种兼职没有收入,而且我经常还要做“赞助商”)。与此同时我的职业道路从媒体转向公关。在做公关时接触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想做公益,但公关公司做公益基本以营销为导向,项目理念与社会问题还是相去甚远的。

当我做了几年公关,一边是公益,一边是商业,停下来站在交叉路口时,我很希望能找到二者结合的道路。如果找不到,我就暂时先不工作。停下来的那段时间所有朋友都以为我疯了,他们觉得 A job is a job,我心目中商业跟公益完美结合的工作压根就不存在。


这个时候,我遇到了和众泽益(HCVC)。


一开始我的心态跟志愿者差不多。当时NGOCN的创始人陆非跟我说,和众泽益要在广州设办事处,你一直想做企业公益,要不要去帮忙?当然要啊!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刚上班那几个月,虽然广州只有我一个人,甚至我得每天背着自己的电脑上下班,可是心情非一般愉悦。如《越狱》男主角米帅说的,“每天干着喜欢的事,还有工资拿。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后面随着工作的开展,陆续接触到其他部门、其他城市的伙伴(很多同事我都没见过,只通过邮件或电话接触),当时最大的感触是:原来有这么多优秀的队友!这个感触一直延续至今,我经常跟广州的小伙伴们说的一句话是,最大的福利就是你和一群优秀的人共事。


可是做公益真的不容易,尤其我们要各种跨界。企业、政府、NGO、媒体,如何在回应社会问题时兼顾各方利益,这在每一个项目中都是挑战,但这也是最大的乐趣。


接待非洲交流团,并介绍和众泽益模式

加入HCVC遇到的第一个挑战是政府合作。这是一个艰难地突破舒适区的过程。看到这里很多小伙伴可能会觉得很好笑,因为现在广州很多政府会议,政府关系都要我去做。好像我非常擅长和政府部门打交道,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以前是有抵触的。后来由于机构事业的发展,我们不仅仅要推动企业事务,还需要推动政府业务,而且大家都知道,政策的推动对行业的影响非同一般。起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避,为此还专门为广州办招了一个做政府关系的公关经理。后来发现靠新人很难做起来。后来又几次咨询了比我年长的朋友,同时受王老师启发。最后回头看是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和屏障。现在我很享受和不同部门打交道的过程。

第二个挑战是从一个人走到带一群人走。我很喜欢户外,这种变化在户外中体现得也很明显。以前我去户外无论爬山、徒步或骑行,几乎都是冲在最前面的人。可是近两年,我几乎都是偶尔走前面,偶尔走中间,更多时候走在收尾处。因为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不再像以为前只考虑自己玩得开心和刺激,而是时刻关注整个队伍的安危。乍看起来好像少了些乐趣,但走在队尾的乐趣就是,让所有队员都更有安全感,让不那么喜欢户外的人因为你的带领爱上户外。

一个人喜欢做一件事情是比较简单的,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够了。但要让一群人都喜欢并持续地做一件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这需要更强的责任感,更大的智慧。

责任中国遇闾丘露薇,并就行业发展进行了深度交流


第三个挑战是从爱好者,到从业者,到创业者。很多年前一位创业的朋友跟我说过,人对事物有三种状态。第一种是爱好者。爱好者永远看到的好的一面。第二种把爱好发展成职业,从业者既看到好的一面也看到不好的一面,很多人看到不好的一面就放弃了。第三种是创业者,他既知道好的也知道不好的,但他真正关注的是如何把更好的或心目中认为最好的创造出来,这样的人是创造者。


于公益也是如此。我从以前的业余爱好者,到成为一位职业公益人,再到后来更多的是思考我能为这个平台创造什么?为团队创造什么?为这个行业留下什么?这是我从去年底开始思考的问题,但很明显,一切才刚起步。



来到和众泽益以后,有很多点点滴滴的感动。首先最让我感动的是家人态度的转变。2014年3月底我刚加入HCVC的时候,没有办公室(那时只有一个工位),没有同事,甚至没有办公工具(电脑、文具我都是自己带的)。我妈怀疑我去的是一家皮包公司,对我的工作内容更是不可信,哪有这样的公司,天天做慈善,于是他们又觉得我可能做的是传销。从14年3月到8月期间特别忙,有时忘了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人就更不放心了。有两三次我爸妈很认真严肃地给我打电话,叫我好好找份正经工作,不要搞一些乱七八糟的(苦笑)。


我从小到大和家人关系都不错,他们一直也是我各种行动和想法的最大支持者。那时是第一次感受到强烈地不被信任感,这于我是比较难接受的,我不能接受我在乎的人不认可和不支持我做的事情。同时我也反思,家人的担忧是因为他们对于这件事没有充分了解。于是8月以后我几乎隔几天就给爸妈打电话,分享我的工作,分享每天在做的事情。


那一年的中秋节应该是我加入HCVC后第一次和父母面对面特别深入、特别坦诚地聊我的工作。那晚在楼顶天台,伴着十五的月光,我们几乎聊到通宵。结束时老爸的一句话让我特别感动:“你总说带我们旅游,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很希望能参与你们的项目,这比旅游要有意义。”


很难想象现在我爸妈、我哥,还有其他亲戚朋友几乎都成了我的头号志愿者。甚至今年春节,有一个晚上在家里人聊社会公益(当时我把在老家看到的现象,以及和每个人相关的公益穿插了进去,这样方便大家理解),所有人都聊得很兴奋,从晚饭一直聊到第二天凌晨。公益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可见一斑。


广告大师奥格威常说“永远不要把你不会让家人使用的产品推广给消费者”,在公益上也是如此,“项目设计时想象你的家人就是参与者、受益者,那样的项目可能会更直抵人心”。


还有一次让我特别感动的是在2014机构年会上,王老师哭的那个瞬间。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机构年会,印象特别深刻。


王老师一直都喜欢“理性示人”,他自己也说不喜欢悲情,都是靠专业赢得客户尊重。那次年会安排我要给大家做一个分享,王老师从年会前几天就一直叮嘱我要早点准备,分享前还希望能提前看看我的材料。可能因为我第一次和机构所有人做分享,他比我还要紧张。还好到了泰国后王老师完全没时间理我,让我充分自由发挥。


于是我就自行在自己分享的那个环节增加了匿名分享。大家把自己在HCVC最大的收获写在纸条上。我结束后就是王老师的分享,他回顾之前听到的大家的收获,突然就哽咽了。那一分钟所有人静止,空气凝固。王老师强忍着眼泪,但我站在离他最近的位置,能感受到王老师那一刻内心交杂的感动、骄傲,以及更多的是从来不愿向外人道的曲折和艰辛。


还有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广州的小伙伴。我一直都是比较幸运的人,朋友总说我傻乎乎的能长这么大也是奇迹,这可能是因为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一直都是比较善良的人吧。想学聪明很容易,但保持善良却很难。能保持善良,并付诸行动和坚持的人就更少了。但广州办的小伙伴几乎就是一群这样的人,所以把和众泽益广州办叫做“疯人院”是有道理的。


比如我的同事蔡婷婷,虽然只是90后,但抗压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曾经我们有一段时间一边哭一边写方案。像王艳芳,就算连续几周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但只要外出探访项目基地或做基层调研,大家都像打鸡血一样精神抖擞。邓建茗,虽然她现在离开了公益行业,但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做为妈妈奔跑项目的时候,各种状况百出,最后我们通宵达旦完成任务,连客户到了现场都赞叹不已。广州办的姑娘们就像女排精神的代表。


广州办一路跌跌撞撞好像摸到了一些石头,在外人看来一切也挺不错。但总体来说,离我的目标还是有不少距离的,我们要时刻铭记机构的使命,站在行业推动者的角度思考,并且践行在每一个项目中。



未来三年,如果要圈关键事项的话,三个关键词:沉淀、团队、创新。

沉淀是因为机构一直飞速发展,有时走太快,灵魂跟不上。一些重要的财富还是很需要沉淀的,要不然会流失。

团队,我想不必多言。任何伟大的事业没有优秀的团队几乎都是空谈。但总体来说,像广州办,人才培养机制就还需要继续完善,吸引和留住更优秀的人。

创新,因为机构处在蓝海市场,总体来看大家的危机意识和创新意识还需进一步提升。广州处在华南地区,变化日新月异。我希望未来广州团队能做更多大胆创新的项目,有更多的尝试和推动。

三句话我送给广州小伙伴的,也许也适合送给所有人。

一、我有成为优秀的队友吗?

二、我为客户创造了多少价值?

三、我能为HCVC/中国公益留下什么?

另外,站在职场的角度,我希望大家永远不要有“新老员工”的概念,很多人觉得新员工,要先看看情况啊,实力先藏着点啊。老员工,容易陷入惯性思维,给自己画舒适圈。站在为自己生命负责的角度,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等着我们去尽情绽放,每一天都要做更好的自己。因为我们只有两个最大的敌人:时间和我们自己。

我很幸运遇到了HCVC,可以说HCVC实现了我一直在寻找的商业和公益的结合,这是我一直很感恩的地方,同时也是我的动力之一。我相信还有许多人和几年前的我一样,徘徊在十字路口,现在我可以向他们招手,欢迎加入和众泽益,一起玩儿一点不一样的公益。后来证明确实如何,我们广州办的项目总监艳芳当时希望找的也是这样一个平台,还有烨舒,振才等等很多伙伴都是。我像一个开荒者,探完路,然后告诉大家,勇敢走下去,前面就是泉水。

但我并不是原始的开荒者,和众泽益初创团队他们还在这里奋斗,他们才是。没有他们,和众泽益不可能存在,我也不可能找到一个这样的平台。我希望HCVC能成为百年老店,在中国公益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机构创始人王忠平王老师成就了和众泽益。王老师是我见过的少有的既有社会理想,又兼具企业家精神,同时还极具研究精神的一个人。很多人有情怀,但停留在口头。很多人懂商业,却对社会问题视而不见。很多人是实干家,但对理论建树毫不在意。能把二者结合的人已经很少,三者兼具那更是难上加难。而王老师的压力也可想而知。对王老师,我只希望他健康,注意自己的身体。

总之,希望大家在公益路上,一起创造更美的世界,遇到更好的自己!

和众泽益广州办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