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国际企业选择NGO的评估标准是什么?
浏览数:34



企业如何寻求公益合作伙伴?

企业如何精准评估社会组织?

企业如何评估项目最终成效?


11月3日,和众泽益志愿服务中心在上海举办了“企业如何选择公益合作伙伴”主题论坛。


特邀来自SGS NGO基准服务的审核组长Robert Jourdain 教授分享了国际对于NGO的评估标准和案例。


☟☟☟


Robert Jourdain 教授演讲中

距离第一次来到中国的已经有35年的时间了,所以这次重返中国,我基本上已经认不出上海这个城市了。但是有一件事情还是保持一致的,就是在街上遇到的人们,无论是35年以前还是现在都为我提供非常热情的帮助。

在NGO工作接近20年,一直担任SGS NGO基准服务的审核组长。这主要是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就是对公共采购的审计,另外一部分就是对于NGO基准批准的一个设计和应用,这也是我今天所要涉及的最主要的话题。

2011年我从SGS退休,但是还一直活跃在这个领域,积极的协助SGS NGO部门的工作,并且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来专门从事这项事业。


Robert Jourdain 教授演讲中


NGO的初衷就是要行善,要为人类和社会做出贡献,但是它们在这方面做得如何呢?

在西方媒体报道中,NGO在透明性方面的要求是非常严苛的,但是其本身提供的透明性,却做得不是那么恰如人意。

几年前发生的海地地震时,有成千上万人伤亡,当时也有很多的NGO来到海地提供帮助。然而实际上并没有方法来监督这些非营利组织是如何运作的,政府和遇难者们也无法来对它们的管理不上进进行追责。

再给大家提供两个例子,一个是在2015年的时候,一些癌症基金会面临欺诈或者起诉的时候,他们就直接解散了。

另一个是最近的案例,就发生在今年,美国红十字会康乃狄克州的前任财务总监因为贪污了近50万美元被判入狱八年。

每天早晨,当人们打开报纸或者打新闻网站看到这些有关NGO的负面报道的时,他们会想些什么,可能就是一些对NGO负面的想法。


从而也就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当你选择NGO的时候,怎样来衡量它的效率和它的效果。

这就要谈到NGO的核心资产。NGO的核心资产就是信任。信任,它很难建立,却可能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NGO的信任就是指你的利益相关方要对你所从事的事业和项目充满信心

先说一下捐赠者,捐赠者实际上是有权知道捐助款是如何被利用的,他们可以要求一个妥善的账目来对这一点进行详细的说明。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如何识别一个组织是否值得信任、是否可靠、是否可持续发展,以及是否合规的。一个NGO组织如何才能够产生影响呢?这归结到两点,第一点就是合规性,第二点他们是否能够创造不同。


另外我们需要了解三个方面,第一步就是要有一个告知的责任,我们要告诉所有的相关方,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了解所有这些受捐助的人。

第二步就是要倾听,要倾听他们的关心和担忧,这就意味着我们要积极地参与到项目之中去。

第三步就是要汇报,我们要对项目的过程以及项目的结果都要承担责任,就是说要做适当的汇报。这三点就组成了一个合格的追责体制。


当我们在做评估的时候,我们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利益相关方有哪些?

对盈利机构来讲,我们的利益相关方主要指的是股东,那么在NGO的机构,我们利益相关方主要是指哪些呢?

通常我们在询问NGO的时候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那就是我们的捐助人,为我们提供善款和捐款的人,以及我们的受捐助人。但是仅仅提到捐助人和受捐助人是比较片面。在一个项目当中会涉及到很多其他的相关方,比如说当地政府,缔约方,供应商以及周边的社区等等,这是一个项目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的各个组织。

我们可以看到等式的一方是掌握有够权力和足够资源的人,等式的另一方是接受帮助和资源的人。

论坛现场


2014年斯里兰卡发生海啸事故的时候,当时很多NGO也是纷纷进行了援助。当时我也是受托来到了斯里兰卡来找出一些比较合适且有效率的NGO组织。

当时我就遇到了这样一家NGO,他们有足够的资金来重建受灾的村子,但是他们并没有重建这个村庄,仅仅是建了几个屋舍。


几周之后,这个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这个村庄的首领,对于这样一个操作是非常不满意的。另外还有很多的村民无家可归,因此仅仅是几周的时间,这个项目就被搁置了。

这个不良的后果,是因为他们对于利益相关方的识别和配比做得不够。

总结一下,一个比较适当的追责机构,应该充分考虑到两点。首先第一点是,要充分的考虑到所有的利益相关方,这可能是个人,也可能是机构。第二点是,对于一个组织和项目的评估应该是由第三方作出。

在这个框架之中,大家可以看到NGO是作为交易的第一方的,所以由他来作评估,可能是不够中立也不够中正。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捐赠人和受益人它们也是利益相关方,所以它们也难以对项目作出客观的评估,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引入独立的第三方。



 在我们进一步介绍细节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我们的合规机制和最佳实践。


总体来说,我们分为两块,一部分是根据法律和法规来作出的法定的合规机制,另一部分是根据市场的话来作出的自发的合规机制


很多的国际法则和国际标准以及最佳做法,它实际上都是属于自发机制,也就是由市场这个强大的工具所作出的选择。

那么在这样的合规体制之下,我们通常是有一种反应式的或者回应式的方式,对已经产生的状况作出纠正和整改。


在自发的体制之下,我们采用的是一种主动的方式,NGO会用一些预防性的方式,而不是等到这个项目最终结束之后。

这两种机制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法定的机制会产生立法,自发的机制会产生一些自发的标准,比如说大家所熟知的ISO标准,其中NGO的基准标准也属于这一块。


我们再来看一下非营利机构和公益组织这一块,一些捐款人和一些民间的组织,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些自发性的组织,以及建立了国际性的标准,包括一些银行业和非NGO的组织协会至今已经建立了25个项目标准。

当然不同的NGO也是有自己的明确要求,有一些组织可能会对能力有更加明确的要求。有些欧洲的组织可能会对财务管理和管控方面有明确的要求。

但是所有这些标准都不是非常详尽的,它没有找到全面的标准来衡量:如何进行最佳的治理,如何进行持续的发展,如何进行风险评估。

如果要进行非常彻底的追责的话,必须有一个全面的标准。

我们所做的就是要我们的利益相关方对于NGO产生足够的信心。另外CSR也是我们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和关心的领域。

NGO基准标准,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通过尽职调查以及全面的评估来确定管理层是否进行了良好的治理来实现他们的目的,包括是否可以追责,是否具有持续性,是否结果导向,是否对风险进行了全面的掌控。

对NGO的最佳实践即基准标准的一个全面的概括,包括了12个维度,每个维度再往下都有一些可测量可核实的标准。

当我们在总结这12个维度的时候,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尽量的做到全面,这也是我们研究了很多国际标准之后得出的结论。

首先,最高层我们需要考虑到治理架构、治理方法以及策略。在这方面,要充分的考虑到如何做一个沟通,如何进行宣传以及公众形象的塑造。


当然作为任何一个组织,如果要运行下去就要充分考虑到资源,包括人力资源、财务资源、财务的管控等等。


另外,对于运营结果的测量和评估,对持续发展,对完善我们也都提出了很多的指标。

这其中,包括一些最基本的风险,大家也可以对照一下,看看自己的组织是不是涉及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不是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这些风险的识别以及通过何种合规的手段来加以控制,是我们最佳实践的两大基石。



我们再回到如何选择最佳的NGO伙伴这个话题上,那选择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来进行独立评测以及提供建议,这是非常至关重要的。

如何来评估NGO伙伴以及项目的有效性,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也是需要多个维度来进行考量的,那么作为我们来说,我们就要去考虑它的结果,考虑它的影响。

大家也经常会听到NGO他们会这样说,我们会带来什么影响,我们会带来什么结果。

如果我听到这些评论的时候,就会非常的小心,我可以举两个事例来给大家说明一下。

有一些NGO入驻了坦桑尼亚这个国家,并且开展了为妇女带来收入的项目。这个项目,本身是非常成功的。当地的妇女他们取得了足够的收入来喂养和教育她们的孩子。

而且这个项目的监督机制也显示出了很好的评估效果。但是在当地社会还有其他各方对这个项目有所不同的看法。

特别是当地的男人的,他们也是想要成为这个项目的一部分,并且获得一些收入。

家庭纠纷也就由此而产生了,当地的离婚率也是飙升。因为对于当地情况来说妇女的重心可能就是在教育孩子,但是男士可能更愿意去喝啤酒。

因为这些不可预知的影响,这个项目就是被搁置了。

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些积极成果,但是随着项目的推进,当地的负面的成效让我们不得不搁置这个项目。


第二个例子,就是一个比较不一样的情况。

在上个世纪50年代,芝加哥存在着这样的现象,当地孩子辍学率非常高,他们往往辍学去从事一些不是很体面的职业。

所以当时芝加哥的市长就决定办一些课后的活动,来防止这些小孩子们从事一些非法的活动。期待这些孩子在放学后有地方可以去,不再街头流浪,这样也就不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

5年之后我们对这个活动进行评估,评估的结果就是没有发生任何改变,所以没有必要对这样一个活动投入更多的资金。

然而2000年的时候,有一家大学对这些孩子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他们作了一个对比,将这些参加课后活动的学生的社会经济状况和那些没有参与这个项目的学生进行对比。这个对比显示参加这项课后活动的学生,他们的社会经济状况显然是有所好转的。

在以上两个例子当中,坦桑尼亚的例子我们并没有对利益相关方做有效的配比。第二个例子就是我们对如何进行评估没有一个明确的要求。

所以,在对一个项目的有效性进行衡量的时候,我不会说我会提供什么样的影响,我更关心的是结果和产出


我们现在再谈谈人道援助基金会,这是瑞士最大的人道援助投资的平台,它资助了300多个援助项目,有35个非营利组织在40多个国家之中进行服务,援助资金高达了17亿人民币。

他们也是有自己的体系来对接受援助的NGO作出评估。我们对于他们的这样一个评估做出了一些改善,也是使得这套体系更加具有弹性。


这张表上显示了我们对人道援助基金会的17家NGO合作伙伴作出的一些评估结果,大家可以看到当时用的是9个维度进行评估。在黄色的这个单元格里是增值低于70分。

这样一个表格对于评估多个NGO来讲是非常有效的,我们也可以看到这里分了有证书的NGO,以及没有证书、没有经过认证的NGO。

从这个分值上我们可以看出,第四家NGO它是完全合规的,分数非常高,而第七家的NGO是完全不合规的,在每一个指标上都没有达到要求。其中分数非常高的NGO组织,我们也是可以把它们作为我们的一个标杆。

这张表是我们呈交给人道援助委员会的评估表。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两个维度,他们17家NGO组织都做得不太好。所以看到这张表之后,人道援助委员会就决定对第三项和第九项维度进行改正和完善。他们也要求在这些百分百合规的NGO做出表率,来帮助那些可能做得不太好的组织。

这样一种方式对评估多个NGO以及多个项目是非常有效的,因此你可以对多家组织使用一套统一的标准,并且给出不同的分值作出比较。

SGS迄今为止已经为310家公益组织提供了服务,并且为超过一百家具有CSR职责的捐赠者和政府提供了更多的基准评估的工作,还为全球54个国家提供这样的服务,其中有34%的客户是要求我们在多年之后重新作出评估,也帮助他们提高合规的水平。



最后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能够提高这种方式的一种最佳的建议。在内部、外部和财务三方面都可以做到更多的益处。

内部的益处就像一个人体检一样。每一次去医院做体检,医生会对我们各个方面的指标做出一个客观的评估。对于一个机构一个NGO也是一样的,你必须要了解自己的整体状况是什么样的。

外部的益处就是,通过这样的评估,你可以向你所有的利益相关方展示你所达到的程度、合规、效果。

财务方面的益处就是,美国有一个大学对一百家接受过这种服务的NGO和另外一百家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服务的NGO做了一个对比。这个报告显示经过了这样一种评估的NGO,他们的入资成功率是高出了15%。




以上就是我以国外实际案例给大家如何选择公益合作伙伴提出的一些建议。当然了,这些都是我基于西方国家的一些经验,我也不认为所有这些经验都是可以完全的移植到中国来,这只是提供一个参考,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