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读:如何在百万家企业中取得成功,并找到合适的公益合作伙伴?(干货下集)
浏览数:25



上周我们发布了,和众泽益志愿服务中心主任王忠平博士在11月3日“企业如何选择公益合作伙伴”主题论坛上的演讲内容的上集,主要分析了企业选择公益伙伴的背景。


下面就是重磅内容!王忠平博士为我们讲解企业到底如何选择公益伙伴!


想要回顾上集内容的和众粉们可以点击文末“了解更多”。


国内社会组织评估

国内社会组织的评估采用的是民政部的标准,这一般是政府选择购买服务的标准。


现在不同类型的社团也有自己的评估标准,还有一些行业协会社团的分类还是蛮细的。然后,像北京、上海等都有自己的评估标准。


广州在中国社会领域创新一直都是非常具有开拓意义,所以广州提了一个新的评估办法,叫广州品牌社会组织评估指标体系,它比5A还要高一级,提出了一个更高的指标叫品牌受阻指标。


这里提到一个品牌性的问题,NGO是否能帮助企业品牌价值提升或者双方品牌共同提升?这是双方都非常关注的内容。


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案例:↓↓↓

某企业在一个国家级基金会注册专项基金,希望通过设立专项基金获得合法平台,推动员工和利益相关方筹款,效果很好,筹集的资金数量接近1亿。


但是在如何使用资金方面企业与基金会达不成一致意见,企业想做的事情基金会认为风险较大不同意,企业觉得资金是自己的,也非常强硬。


但是根据法律的规定,资金只要进入了基金会会,就与企业没有关系,这是最基本的法律条例。我们NGO组织可以尊重捐者的意愿,但是捐者的意愿不符合基金会的规则,基金会就可以决定不支持企业。

所以到最后双方都相处得非常不好,基本上这些企业50%直接就放出去,当然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企业都要成立自己的基金会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企业很少能成立公募基金会,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觉得企业还是应该考虑一下,是不是可以通过大量的社会组织备选,选择合适的公益合作伙伴成为企业创新的重要基础。


以现在民政部的评估指标来看,对于企业选择NGO组织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因为能评上5A的NGO还是不容易的。


民政部评估的基础指标其实是很简单的,这个基本上都能获得。不过内部治理的失分相对比较多,和SGS的治理结构要求都非常高,其实实际上管理条例对理事会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

党组织的40分是刚性指标,这个如果不成立,年检不合格,我觉得这是必须要成立的,但是对于选择NGO的价值参考不大。


还有比如说财产管理,这些都是以基础完善制度为主的一些内容,还有比如说工作绩效的问题,战略部分,项目开发的部分,也会有一些相应的一些分数。


特别对信息公开也会有一些相应的要求。另外的话就是不同利益相关方的一些相关评价的问题。



民政部基金会的评估指标是1000分,这个评估的测量服务很多也是由社会组织承接的。还有社会服务机构内部治理,基本上分值也是比较类似的。对社会服务机构还是鼓励经营的,所以它跟一般的机构的性质不一样

所以大家一看这些评估指标就能知道它更多的还是一些基础情况的评估。但是现在基础情况评估确实相对来讲还是比较难满足我们现在的整体需求。因为我们讲的政府评价标准,一般都是最低标准。

这些评估标准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国家的标准,另一个是行业的标准。其实国家层面,它只能满足一个最低的标准。


如果你想变成一个更高的标准,比如说广州提出来的品牌社会组织,所以就要形成一个行业的高标准。这样的话,我们在选择时候不是说你不及格的问题,而是说它符不符合相关能力要求的问题。

SGS的评估指标提到信任的问题,不只是我们说的基础问题,而是说我们其实在找一个合作伙伴的问题。更不是一个所谓的简单的一个捐赠方的问题,所以我们选择一个合作伙伴的问题的话,肯定不是一个基础指标可以解决的。

我们的指标肯定要高于基础性指标,就是要形成一个行业指标。因此大家可以考虑我们需要什么呢?比如说我们要了解它执行能力强不强,有没有同类型的执行经验。如果有跟很多的企业合作的公益组织,那么它自然做起来更加顺畅。


重新认识企业资源服务的价值。相信很多企业跟公益组织合作的话,也是要看公益组织有没有资源。


其实现在很多企业选择公益组织的要求是越来越高,大多数企业选择跟我们合作,是因为看到了我们有大量的公益伙伴和网络性资源,可以帮助很多的企业做志愿服务。

现在有很多商业机构也需要做公益营销,这已经变成了一种品牌叠加效应问题。


仔细研究一下SGS的框架体系,相对来讲的话更全面,一个是我们基础性的内容要评估,另外的话就是能力性问题和经验性问题。

我们今天讲的题目是企业如何选择NGO,我们的标准一定不是一个同时性标准,一定是一个行业性标准或者是一个区域性标准。

我们中国有我们自己的指标,而中国的GBT36000肯定和ISO26000会有区别,因为这是中国自己的指标,当然上海市也有上海市企业标准。

所以我们实际上如果能针对性的有一套关于企业选择NGO的标准的话,这不仅对企业是件好事,对中国的NGO来讲也是一件幸事。他们可以通过有效的指标的引领影响下游的一些决策性问题。

对于我们很多的公益组织来讲,实际上就可以去调整战略,逐渐的完善我们很多公益组织自身的一些不足,对推动中国公益组织发展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推动中国公益事业发展已经过了增量的阶段,我们已经到了增能的阶段,真的需要一套我们的指标。特别中国的公益组织也要走出去。

随着中国的国家实力提升,我们就应该伴随着国家的强大,公益组织要逐渐走出去,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公司都要经历的一个阶段。

这个时候我们确实也需要一套国际指标帮助我们走出去,我们可以去承接一些国际项目。其实对于我们来讲,这也是有很大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选择公益合作伙伴的关键考量

最后给大家谈谈,指标的考核要素,这主要是一个判断的标准。

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说SAP,我们帮它做企业社会责任战略,不管它过程,最终的结果就是它要赋能300,000+ 中国青年人创新,数字化技能和社会责任感,使其在数字经济中茁壮成长,为社会的更美好做出贡献。

因此在这个目标上它要做三件事情:针对大学生的青年人的梦想,针对女性企业家的她的梦想以及针对所谓的初创企业家创新领导力提升。在每个项目方面,它会选择一个合作伙伴。

在青年责任梦想项目,它会选择扶贫基金会,因为扶贫基金会在中国的基金会里,发展的非常好,尽管扶贫基金会提“去行政化”概念,但是行政优势很明显。

另外@ 她责任梦想项目就是选择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这也是一个大型基金会,在资源服务领域有很多的合作渠道。另外志愿服务与和众泽益来合作,因为我们是全国最优秀的志愿服务提供平台。

企业选择合作伙伴六要素



根据我们的经验,提出来企业选择合作伙伴六要素:

企业应该从这六个要素选择自己的合作伙伴。

第一是基于目标/理念首先找一个目标比较类似的公益组织,比如说目标是要推动中国环保事业发展,你应该去找到一个它的使命和愿景类似的组织,目标一致才能真正推动企业的目标实现


伙伴的概念就是我们双方都要贡献资金,贡献资源,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使命和远景。

其次我们的工作理念要非常一致。我们还要强调我们是以结果导向为主的机构,我们是一个讲规矩的机构,我们是讲透明度的机构,我们是有基本能力的机构等等。


这样的话,我们在工作方法上才不会有过多的摩擦,我们的合作才能更加一致,才能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

第二是基于资源/能力,一个NGO有没有相对应的能力以及全国性的资源,是企业是否选择其成为合作伙伴的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


有没有相应的与企业合作的能力是非常需要值得考量的指标。

第三基于机会和环境,就是我们的环境有没有能给我们造就一个很好的发展空间。其实外部的资源优势和社会文化,可以让我们选择一个非常好的靠谱的公益组织。

所以可能企业选择合作伙伴要考虑的内容是这么六位元素,这是和众泽益多年来的经验。



当然对于一个企业来讲,一般有品牌项目或者拳头项目,再加上一些其他的一些创新项目,所以很多的企业确实会选择跟一些大的基金会合作。



其实现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成立一个企业评价的委员会,我们给中国大基金会进行评价。我们现在很多公益组织形成了一个联盟,就是给基金会评级。

所以如果我们能去做一个类似的评级,可能对于NGO来讲也是一个促进性作用。另外的话,平台枢纽机构那可能也是一个未来可合作机构,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资源。

一些好的项目和创新公益组织也是我们需要去挖掘的,可能它的服务质量和服务时间不能保证,但是有一些比较有创意核心的机构可能是企业做社会创新的一个很重要的参考。

NGO与企业合作三部曲


NGO和企业合作应该有三部曲。


第一个找到目标一致的机构,第二个找到合作的机会,第三个评估和探索共享的价值。

第一个目标一致有三重底线,不同的经济指标有不同的环境和社会性指标。我们也有一些相关的合作项目,所以我们通过行业平台、枢纽平台,比如说未来我们上海外企联盟,希望有一个更正式的途径。

第二步寻找机会的合作,比如说波特的价值链模型,产品生命周期,一些利益相关方或者是我们一些其他方面的驱动。

我们可以从横切面就可以看出企业生产的方方面面涉及到的内容。比如说波特的创造共享价值,这有价值链模型、钻石模型等等,还有几个解读,比如说我们把它的横切面都梳理完,那么就会发现,在生产过程中可能涉及搭配一些环保的产品,比如说运输环节等。


这样的话,企业就可以跟很多公益组织合作,创造很多机会。比如IPE的合作,苹果公司的库克都发了信息出来,他们连续四年获得绿色供应链的第一,一个民间组织的标准让苹果都很重视。

另外关于利益相关方,在社区也有很多可操作的地方,比如说社区的服务品牌或者社区的执行品牌也是非常多。

公益组织的类型比较多,企业可能要考虑到不同的垂直领域,这样的话,对企业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有一定的帮助。


评估和探索共享

企业确实可以改变社会,如今的工艺创新基本上都是与企业相关,所以企业和公益组织双方可以探讨一下共享的价值,这也有利于推动社会发展。

但事实上中国的公益组织虽说有七十多万家,但整体实力不够,优秀组织不多。所以我们确实需要探讨一套适合中国的指标体系。

最后就是希望企业可以改变思路,企业需要公益组织,因为它们是企业的合作伙伴,帮助它们就是帮助自己,所以共同合作共赢才能打造新的生态,才能创造共享价值,希望中国的企业寻找合适的NGO进一步推动中国企业和公益组织的创新发展。

了解更多↓↓↓

专家深度解读(干货上集):与企业打交道时,NGO的三种想法

干货!国际企业选择NGO的评估标准是什么?